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后感 > 正文

严歌苓第九个寡妇读后感

作者:读后感发布时间:2021-09-08分类:读后感浏览:537


  《第九个寡妇》是著名华裔旅美作家严歌苓的重要代表作,作品主要讲述的是在20世纪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新中国成立初期发生在中原地区一个叫王葡萄的寡妇在土改时期藏匿其地主公爹的传奇故事,小说的时间发现从抗日战争后的土改写起,见证了打土豪分田地时的“壮观”场景,抗美援朝时期的惩“恶霸”地主,再到全民疯狂的大跃进时代,虚假繁荣直接“成就了”60年代的大饥荒,一直到文革时期的“拨乱反正”。故事的时间跨度长达四十年,在这四十年里严歌苓用最朴实的语言展现了百态的人生,写出了社会最尖锐的问题---人性。
第九个寡妇
  在动乱不安的年代,王葡萄坚守着那份最初的纯真信仰生活着,在那个被渲染成乌托邦式的“美好社会”里,她并没有像孙少永、史春喜等人那样迷失自己,变得虚伪、做作。在文化大革命时的大跃进运动中,王葡萄被认为是“最愚蠢”的女人,因为她从来不关心国家大事,不懂奉承,即使是书记上门来了,她也不买账,不给面子,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仿佛身边发生的一切“大事”都与她无关。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女人,没有屈服于任何旧俗礼教,过得自在洒脱,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显得是那么难能可贵。被认为是当时社会的“反动者”的她,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敢爱敢恨,她对梅戏子是那样专情,对孙少永也是难忘爱恨纠葛,对长相丑陋的史冬喜也是那样着迷,对善良有内涵的老朴同样用情至深。

  严歌苓用王葡萄的行为不仅讽刺了社会,同时揭露了人性的丑陋,在对人性的考验下,许多人都是不及格的。

  有的人趋炎附势,有的人随波逐流,有的人欺上瞒下,有的人阿谀奉承,在金钱权力物质基础额诱惑下迷失了本性,成为了所谓的“时代潮流者”。大跃进时期一味地想当然大炼钢铁,造飞机大炮,不考虑实际,最后田也荒了,粮也没了,守着一堆破铜炼铁活活饿死。讽刺了愚昧的国人,顽固不化的社会。

  严歌苓借一些小人物身上发生的事,进而折射当时社会的劣根性。严歌苓那一代人经历了中国最惨淡最愚昧的时期,王葡萄特立独行与世俗格格不入的形象,应该就是当时她的情感寄托。记得作者在文中有一句话,她说:“王葡萄从未改变,始终坚持着最纯洁的信仰和永不染尘埃的灵魂……”,

  是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标签:严歌苓小说读后感